一本新書: 四十年來教育路(作者張文彪博士 序言)

cover自序

四十多年了,仍然走在這條教育路上。究竟是什麼原因吸引著我?是名利、權位,抑或還有其他因素?回想過去,曾經在教育的門外徘徊籌算,沒想到今天已屆退休之年,仍投身教育事業。問究竟是我找到了教育,還是教育找到了我?我想兩者都是。在年輕的日子,我尋找一份足以發揮自己、實現自我的終身事業,而教育就是我所尋到最滿足自己整全個性的事業。

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教育本身是很豐富的,而且博大精深,其要旨是要影響下一代,燃點起他們對生命的熱誠和探索。像個傳道者,他站在城樓上呼喚,招募千千萬萬有心的人去為其崇尚的理想去奮鬥打拼,而我就是其中一個被他尋著的人!

最後,從一個心靈的角度來看,經過四十多年的探索,我發現自己是造物主專為從事教育而設計的人。如能將工作做好,造福別人,不單是實現自我的過程,更是實現這設計者的目標。是一種共同的實現 (co-actualization)。這也許正是我能以獲取不住之動力的源頭。
四十多年來,香港的教育經歷過許多變遷。無論在學制、課程、學生培育方式,還是學校管理模式、校長領導風格方面,都如人面桃花。就如學校教育由量的擴張已轉化到質的追求,而我在這不斷變化的系統中,既是個承受者、執行者,也是個施予者、創設者。

雖然身居香港多年,筆者只是一個普通市民,但曾經見證不同年代香港教育的特點、困難和轉變,可以作為一個歷史的個案,用以管窺不同年代香港教育所關注的是什麼?尤其在這四十年的後半部份,正值香港經歷九七回歸,近十多年又有著多項教育改革,期間我又擔任了校長的職份,學校教育和學校領導在當中起了些什麼變化?遇到什麼衝擊?我們又可以如何面對未來?透過筆者的經歷,也許可管窺一下吧!
這本書收集了過去二十多年來筆者所寫過有關教育的文章,中英各半,這算是「香港特色」吧!我是個地道受港式教育的人,有幸同時受著中、西文化的薰陶!這些文章,大部份都在報章、書籍或期上發表過,新近的文章,也在我的「臉書」出現過。當中有以時序方式介紹我在本地教育不同的職份、體驗和反思,如主題文章《四十年來教育路》,也有不少是談論我對不同的教育議題的看法,如對小班教學、香港成立教育大學、教會學等等。現將這些長短不一的文章,由近及遠,按主題來編排刊出,希望能讓讀者看到我如何尋著教育為我的終身事業,而教育又如何抓住我的歷程。而從我在教育界的際遇,也可以看到香港教育體系如何塑造和影響其成員。而其他對教育議題的論述,亦希望能對這方面的議論 (discourse)作出些微的貢獻,能拋磚引玉,引起社會更多關注和討論,對改善香港教育有所幫助。
這些文章的背後,著實是隱藏著一個「教育烏托邦」--就是我個人,也相信是許多人對香港教育的期盼:就是我們有一個有心辦好教育的政府,透過政策制定及資源調配,提供一個有助學與教的大環境,給予每所學校合理的生存及運作空間,讓校長按其校情,結合教師、家長、學生、其他專業人員及社區力量,將學校建立為一個不斷學習和自我更新的群體,且是一個健康校園,讓莘莘學子能在其中全人成長,並學會全方位學習、終生學習,也好使教職員工在其中,亦能完成其職志、實現自己。而在整個教育糸統中,無論是教育官員、校長、教師,或是校董隊伍,都能不斷學習、更新變化,並且協力同心,辦好香港的教育,建立一個供應源源不絕的人才庫,貢獻祖國、貢獻世界。

這一切,是癡人說夢嗎?現實跟這些理想似乎有很遠的距離,烏托邦是不大可能實現的!但試想想,我們若失去盼望和願景,何來進步的動力呢?香港的教育又哪會有將來?
我誠摯地希望這書能帶給教育同工一些思想或感受上的衝擊,對那些想入行的人作出一些啟發,也希望帶給重視教育的家長或社會人士一些對教育議題的看法或視角。雖然文章的內容涉及許多是嚴肅的議題,可以進行更深入的研究,但我卻不想這書變得太學術性,所以除了三數篇曾寫給期或書籍的文章外,其他篇章都避免引經據典,以免書中內容變得過份沉重!因此文章中有些觀點可能包含其他人的原始思想,但也有部份是經過筆者消化,融匯貫通的思想結晶,筆者心中最大的關切,是就所論述的教育課題,提出在學界或坊間已知的或可用的看法,目的就是尋求善道,為下一代提供優質教育、邁向終極的理想!若在處理過程有未善之處,敬請讀者見諒、同道賜教!
此書得以付梓,實有賴多方的支持。在此謹向以往教育同道、報章編輯、出版界朋友致謝!更要向吾師汪雅量教授(Professor Allan Walker)及前輩陳健熊校長為此書撰序,致以致衷心的謝意!亦要多謝馬利及金楓為這書進行編輯,設計師胡嘉敏設計版面和插圖,弘恩創作室負責製作出版。最後,願以此書獻給哪位四十多年的教育路上陪伴我走了一大半路,如今已在天上安息的太太煥蒂(Cat)!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非洲的呼聲 黃凱欣

非洲的呼聲

黃凱欣

我父母從事教育,我從小時在教會長大,曾多次決志信主,中學就讀拔萃女校。15歲時曾隨父母去泰國北部短宣,參加演出默劇,角色是蒙恩罪人。想不到就在劇中,神感動我, 讓我明白主耶穌為我的罪而被釘死。回來後,爸爸鼓勵我參加受浸班,我也把生命主權交給神,16歲受浸,那年是1992年4月。

走進熱帶雨林

 

中學畢業後,我去英國讀大學預科。該校360個學生來自80個國家, 讓我眼界大開,看到各地的需要。因為那次去泰北短宣時,我發覺醫生拿簽證比其他人方便,為了方便宣教, 便在1995年進愛丁堡大學的醫學院。

 

2 0 0 0年1 1月,我去非洲加蓬(Gabon)宣教醫院短宣。我有四個月假期,計劃用兩個月去非洲體驗, 看神是否呼召我去非洲宣教;另兩個月我希望回香港認識一個華裔男友, 因為在愛丁堡難得看到一個華人。上飛機前,朋友說:「說不定妳在非洲會認識一個人呢!」我說:「怎可能?那裡是熱帶雨林區呀!」

 

到了加蓬,看到宣教士們捨己忘我的精神,十分佩服。但我覺得,我沒這本事。我在日記寫下七個不能做宣教士的原因,告訴神,我不喜歡蛇蟲鼠蟻、怕吃苦、膽子又小等。

巧遇另外一半

 

一個早上,我在海灘上來回散步,與神角力,一直到下午三時。最後終於投降,對主說:「請用我一生!」次日回醫院,碰到宋安理(Henri Samoutou,高級眼科手術技師,眼科中心主管),晚上醒來, 居然預感他將是我的丈夫。怎麼可能呢?才有一面之緣,不知道他是否已婚或有女朋友。但神感動我看路得記,讀到第一章11至16節,更越發清楚,安理就是我一輩子要跟的人。可他是非洲人,我和他屬於兩個不同世界。神又感動我看民數記十一章23節:「耶和華的膀臂豈是縮短了嗎? 現在要看我的話向你應驗不應驗。」

 

當時,我在加蓬只剩下兩個禮拜。安理不會講英文,我們用法文交談。我的法文又不好;但很奇怪,我們都明白對方。後來知道,安理第一日見到我,也有同樣的感動,並且也為這事禱告。我們等了四年才結合, 因大家都很審慎。那時我們沒有電話,沒有電郵,只憑信件溝通,一年見面一次。父母知道我和貧窮落後的非洲加蓬人談戀愛,又無法和安理溝通,真有點擔心。

傳奇生命,神作大工

 

安理比我大兩歲,是家裡第12 個孩子,上面有十個兄姊先後夭折,只剩下他和第十個哥哥。安理出世後,他母親想,這孩子也必要死,便把他的姓氏改作Samoutou,意思是沒有希望。

安理四歲,媽媽去世。他父親帶兩個孩子回鄉,交祖母撫養。他們讀書,每天來回要走七公里路。師長和同學看見安理終日愁眉苦臉,不交朋友,給他綽號「憤怒的小男孩」。

安理15歲時,應鄰座同學Roger 的邀請去教會。牧師講道時,正中他的要害,他以為Roger把他的情況告訴了牧師。他說:「我得罪了神!」那晚,安理整夜失眠。

第二個主日,他再去教會,會後一位女士問他有沒有問題,他問: 「如果神愛我,為甚麼讓我四歲喪母?全世界最疼我的人是媽媽。」原來他十多年來一直把這問題藏在心裡。那位女士說:「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生命在神手裡。祂對你的人生有美好的計劃。」安理回家哭了很久, 他信了耶穌,生命漸漸改變。我認識他時,他很安靜、平和、喜樂,看甚麼都很正面。他沒有經過輔導,就是神改變了他。

 

加蓬事主

 

真湊巧,我倆都是在1992年的復活節主日受浸的。認識四年後,我們也選在復活節的禮拜六結婚。其後,安理到英國讀了兩年神學,我也進修有助非洲宣教的課程,如婦產科、熱帶醫藥和愛滋病等。2005年6月,長女曉恩(Cherissa)出世。2006年10 月,神帶領我們回非洲加蓬的宣教 醫院。

 

加蓬兩年,我們沒有薪金,但從沒缺乏,覺得自己像君王那樣富有。非洲的熱帶雨林區十分落後,常常停電,沒有水,有很多蛇蟲鼠蟻,沒有餐廳,生活很不方便;但我們生活得很開心。神藉我們賜福給很多人。那裡的盲人五分之四能治好,因為大部分是白內障。一個小手術,花費約一百多港元,就能使一個人重見光明, 多麼有意思!我們又給他們配眼鏡, 並做其他眼科服務。

 

很感謝神!起初眼料中心有Christian Blind Mission資助,後來能自食其力。醫院有很多部門,每年有1,700人決志信主。最難的是栽培。我們在附近鄉村建立教會,搭一個類似帳幕,用鐵板建造的教會,有120 人聚會。主日學只有我一個老師, 學生80個,他們不懂法文字母,沒有筆,我藉教法文引導他們認識聖經。安理帶領聚會,每主日講道,做門徒訓練,栽培本地信徒領袖。我們做得很開心,還做很多其他事工,例如: 幫助有需要的人上學、幫忙愛滋病中心等。常有很多短宣隊來訪。

去到剛果

 

2008年,我懷第二個孩子,因第一胎有困難,所以回英國待產,並服事當地的留學生。我們沒有忘記非洲,一直等候神的帶領。英國也有很多事奉機會,有些福利不錯,又有薪酬,供孩子讀寄宿學校;但我們知道這不是神要我們去的地方。2 0 0 9年1 1月,我們心裡有感動去剛果。那裡有一間宣教醫院, 主診醫生是 Dr. Joseph Harvey。 他十年前在加蓬認識安理。我們問Harvey醫生需不需要我們,Harvey 醫生說他們正需要一個眼科中心。

 

2010年3月,外子回加蓬事奉, 才到就看見400個病人候診。加蓬有眼科中心,需要還是這麼大,剛果沒有眼科中心,需要又是何等大呢!後來他去剛果視察,第一日有5個人去看他,次日12個,第三日30個,第五日有百幾人。但安理對我說,剛果的情況比加蓬更遭,資源缺乏。「如果在市場看見一袋米,不立刻買下,可能就要等上好一段時間才再有米。石油氣也是奇缺。人人都用腳踏車⋯⋯ 生活很艱難。」

 

那時我們已有三個孩子,開辦中心的費用沒有著落。如何是好?於是天天迫切禱告。每早晨都像聽見有聲音說:「請過來幫忙我們!」聖經上說:「你手若有行善的力量,不可推辭,就當向那應得的人施行。」(箴言三27)我們覺得,我們應有能力,那地方又有需要,應該要去。到了2012年4月,我們不顧一切,毅然舉家遷到剛果,憑信心設立眼科義診中心“New Sight”。

 

是的,我們要學習技術,但也要鍛鍊心志。譬如,我們很怕向人募捐,怕宣傳自己。我們喜歡安安靜靜地行醫助人;但是,如果因為我怕, 沒有資金維持診所,無法幫助失明的人,我就需要學習克服害怕,勉為其難把需要告訴人。

 

我是個平凡的女子,在香港鋼筋水泥的森林長大,要去非洲熱帶雨林生活,談何容易?但神幫助我們, 還有弟兄姊妹愛心的支持,我們的事工就可以繼續下去,使許多人重見 光明。

 

女兒表現令人感動

 

有人對我說:「我永遠做不到你們所做的事。」是的,大部分人不會做我們所做的事;同樣,我們也不能做其他人所做的事。在主裡我們要配搭,叫神的道傳開,使更多人蒙恩 得救。

 

我們的大女兒曉恩(Cherissa) 六歲換牙時聽朋友說,把門牙放在窗台,牙齒仙女會來取去門牙,留下現金。於是,她把掉下來的門牙放在窗台上,她爸爸就討她開心,暗地裡把門牙取去,留下兩磅銀。曉恩立刻要把錢捐給“New Sight”。我教她用這些錢買了點材料做餅,拿去賣。她賺了四磅銀,再用來買卡片去賣,兩個月內賺了40磅。我們將這40磅奉獻給教會。她每賺到港幣200元,就能幫助一個盲人接受手術,多麼有意義!

 

神可以用五餅二魚餵飽五千人, 但願我們都獻上自己,在主手中,使多人蒙恩得救。 (余黃國凱採訪、整理)

編者按:欲了解並支持New Sight事工,請瀏覽網站 (www.newsightcongo.com); facebook (New Sight Congo); twitter (@newsightcongo)

 

我珍愛的女兒──凱欣

黃范漸好

 

福音再臨到我

小學前,我隨堂姊參加過幾次兒童聖經活動。小學也有機會聽福音, 中學時更認識不少基督徒,但是我想:我要永遠與父母在一起,不論今生來世。如果他們不能去天堂,我就不去。所以我不願意信耶穌。

上大學前後,開始想到人生的意義,但是因為我不願謙卑把生命的主權交給主,所以一直尋尋覓覓,不能認識真理。

經歷神,生命改變

 

大學畢業後,我希望藉教書回饋社會,也許也想尋找神,便選擇到一間基督教非牟利的私立中學教書。婚後不久,我與丈夫黃謂儒決意參加教會生活,可是靈命和聖經知識都很淺,直到婚後一年半,女兒凱欣出生的那個晚上,我緊握著主的手,走過死亡。「凱欣」是凱旋歡欣之意。自此,我體會每一天都是神額外的賜予,心中為此無限歡欣,女兒英文名字是Joyce,也是歡樂的意思。

 

記得女兒出生那天,我被推進產房時,心中默禱,求主與我同在,就睡了。我因大量出血,血壓過低而昏睡過去。昏迷中,神讓我感覺到祂是愛,我在祂的懷抱裡,不論人信不信祂,祂仍在。在昏睡中,我聽到眾聲高唱:「和散那,耶和華以勒!」整個過程還有很多細節(因為醫生告訴我丈夫,我在手術過程中心臟曾停頓過)。這經歷徹底改變了我的生命。

在主裡教養女兒

 

醒過來時,我翻閱聖經才知道「耶和華以勒」的出處。這金句一直帶領我教養女兒,直至今天仍不斷地學習「放開」的功課。神若要取去女兒,就得放手;放開她,就像亞伯拉罕獻以撒──很難過,但是需要做。

 

此外,還有兩節金句帶領我教養女兒:一節是:「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我只是管理產業的人,所以要好好管理,隨時要交出去的。另一節是:「兒女是勇士袋中的箭。」 我努力把箭朝著紅心射去。放出之後,箭會否受到狂風、飛來的雀鳥或石頭移動了軌道,就非我所能左右的了。丈夫和我在不可停止聚會的信念下,一直帶著女兒參加教會不同的聚會和活動,所以我常說,女兒是在教會長大的。

盡我們所能去做

 

一直以來,我和外子都盡我們可以做的去做。我們想,她應學會自己照顧自己。於是讓她不斷有機會參加小女童軍、學習自衛術、拯溺等活動,及爭取不同類型之經歷等等,為的是要她獨立,學會保護自己。讓她到法國文化協會學法文,為的是多學一個語言;聘請私人鋼琴老師教她彈琴,不考公開試,為的是只要她有音樂感,不要讓她有壓力。七十年代末及八十年代初,父母帶幼童出國旅遊不甚普遍,她未足兩歲已有機會出國,為的是讓她學習如何看管行李、按時出席導遊安排的行程,學習自主⋯⋯。

 

我們教凱欣,每個人都是平等的,常與她唱「耶穌喜愛小孩,不論紅黃藍白黑,都是耶穌寶貝」;所以凱欣從小對補鞋伯伯、警察叔叔、清道夫先生都很有禮貌。我們又教她做人之原則,因為聖經說:「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凡事謝恩」、「聖靈用說不出來的嘆息為我們禱告」,還有詩篇第廿三篇等。我也把長輩對我的教導,例如: 「得人恩果千年記,得人花戴萬年香」教給她,教她懂得感恩、報恩。

將女兒交託給神

凱欣是我們的獨生女,試想, 她要嫁到澳門,我都會覺得遠,很捨不得!那年,當我知道她要嫁給一個非洲人,如果說我沒有矛盾,沒有心情起伏,那是騙人、騙己。不過,早在她離港赴英升學,她爸爸陪她上路時,已跟她討論過擇偶的唯一條件: 必須是愛主、信耶穌基督的弟兄。

我得坦然承認,當獲悉她和宋安理談戀愛,一方面尊重她的決定,但也沒有極度的興奮。即時之反應乃是與數位牧者溝通,並且堅持女兒與安理必須接受婚前輔導。因為結婚是人生大事,況且是與非華裔人組成家庭。深信女兒新家庭之建立正如其他新家庭一樣, 必須有上帝之印證,才可得到祝福, 才有能力迎接新的環境。

其實,在女兒青少年時期,我們已與她談過有關傳福音、服事神、服務人的裝備。她15歲時已隨我們夫婦到海外作多次之短宣事奉。我相信這些經歷引致她入大學選修醫科。她父親一向對差傳很有負擔,多年來在教會參與事奉,對宣教也很了解。所以這幾年我們默默地作他們隨時的幫助,讓他們做他們計劃要做的事,不去干預。

後語

其實,目前我不大喜歡談女兒一家的離別,實在有些傷感;而且一直以來,我都是安靜地在丈夫、女兒的背後──我是凱欣的媽咪、黃校長的太太。我很樂意這樣介紹自己。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